当前位置:主页 > 精彩图片

秦皇岛:你是我兄弟

发布日期:2018-01-25 11:39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一锅小米粥、几碗小菜是兄弟们的家常饭

这是一个陈家五兄弟的故事,五兄弟家住抚宁区台营镇河口村。经历过曾经的生活磨难,五兄弟记住父母走时的嘱咐,彼此协作、扶持、帮助,在这个一家五口的特殊家庭里,大哥做家长,兄弟中体力好的,做种地的好劳力、农闲时出外打工帮衬家用,身体不好的,或力所能及开地种菜,或在家里熬粥做饭。大哥走了以后,二哥担起大哥的责任,领着弟弟们继续努力把日子过好。

故事要从2015年4月的那天说起——

2015年4月17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记者驱车前往抚宁区台营镇扶崖沟村采访。春回大地,阳光温暖,但空气中还满是阵阵清冷。公路两侧的农田里,已经有勤快的农民三三两两地开始翻地打垄下种。车经河口村头,道路东侧,村民们正在春耕的景象映入眼帘,朗朗的天光下,广袤的田野里,好一幅春耕图景。

远处,悠悠地传来阵阵吆喝声,抬头迎着炫目的阳光远远望去,巨大山峰背景映衬着的高台地上,能大概看见几个人影和一头驴在晃动,一块红色的头巾分外醒目。向周围村民打听那是谁家在种地,村民回答那是河口村村民陈泽家的地。记者立即换上长焦镜头,记录下这个春天里努力耕作的远景画面。

家世

时间一晃到了第二年,2016年的11月16日,惦记着秋后陈泽一家,此时应该是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之中,于是,记者专程赶到河口村。

河口村是一座年代久远的古长城村。史料记载,明洪武年间,王、陈二姓由山东迁到此地落户。因此地设有守长城的兵营,当时村庄取名青山营。有一年发大水,洪水把城冲出一个缺口,庄名由此改名河口。现在,河口村西头依旧保存有当年的城墙和敌楼。听陈家兄弟说父母在世时追忆,陈家的祖上应该就是那时候迁徙至此。现在的河口村有七个姓氏,陈姓在村里占到村庄人口的三分之一。

陈泽的家坐落在村庄的最南侧,院门口的对面就是山。简易的铁门内,一排北京平式样的房舍在阳光下格外醒目,白色瓷砖墙中间镶嵌着银色的铝合金门窗,房檐围着一圈红色钢瓦,利用现代建筑材料翻修过的正房和颇具历史感的东西厢房似乎有些不协调。环顾四周,偌大的院子里有些凌乱,地上堆着柴禾,还有散落着的厚厚的干枯豆杆儿,可能是要用作牲口的饲料。已经陈旧的东西厢房外挂放着各种农具,一头驴正在板车旁默默地吃着玉米杆儿,几只鸡在院子里转悠觅食。

走进屋去,屋子里简陋的只有几样必须的家具,火炕上一字排着三床被褥,主人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时间清洗了。坐在有些冰凉的炕头上和陈泽说话儿,陈泽有些拘谨,说起自己的家世时有点着急,好像唯恐怕怠慢了愿意听自己故事的人。

陈泽1946年出生,今年71岁。父母这一辈生养了他们兄弟5个,这让陈家在村子里称得上是人丁兴旺的大家庭,陈家几代人都在河口村务农。陈泽在兄弟间排行老二,陈泽说,从记事起,过去几十年里兄弟们相继出生,并拥挤地居住在父母结婚时盖的两间半平房里。

陈泽一家的生活轨迹和命运从解放后土地改革那一年彻底改变,因为父亲被划成富农,陈泽一家由此背负起沉重的历史印迹。陈泽的父亲早在1966年冬天就去世了,母亲和当时已经成年的老大和陈泽共同承担起全家人的生活重担,那一年,老五陈锋刚满一岁。

在乡亲们的眼里,陈家失去了主心骨和顶梁柱,孤儿寡母6口的生活也真是不易。在人民公社土地集体所有的生产队,一家人努力下地干农活、挣工分。学习很好的老大读完初中后,因为家庭成分等原因不能继续上高中,只好回家务农。这之后,陈家的老二老三老四就几乎没有怎么上过学。随着时代的变化、社会的发展,最小的老五幸运地读完初中,后来又有机会参军到了部队。老五在部队表现突出,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兄弟

常言道长子为父,这样一个理念在陈家体现得很具体。老大在父亲去世后担当起一家之主的责任,关照着年迈的母亲,呵护着四个弟弟,一家人同吃同住,维持着一个清贫却融融和乐的家。

因为家里孩子多,并且“成分高”,在那个唯成分论的年代,“成分”直接影响到前面几个兄弟的个人生活,那时候没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富农的儿子。所以,陈家除了参军的老五,其他几个兄弟都没有成家。

1984年,河口村生产队解散,队部的饲养处要变卖,五兄弟几经商议,合伙凑钱买了三间养驴棚。兄弟们齐心协力把养驴棚推倒,盖起了稍微宽敞的毛坯房。新房子的墙体虽然没有钱做勾缝、抹墙皮、做粉刷,但一家人的居住环境总算由此得到了改善。自打有了这个更好的房子,每年秋后,哥几个都要凑钱,弥补房子的缺件,尽量把房子装饰得好看点儿,这个努力一直持续到今天。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