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京都评论

《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未知数多

发布日期:2017-04-21 17:01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目前全球气候大会与其说是挽救气候,不如说是挽救联合国谈判机制,挽救联合国。”

《议定书》第一承诺期于2008年开始并于今年底到期,《议定书》工作组虽然在去年的德班会议上达成了执行第二承诺期的共识、希望在2013年1月前确定后续减排方案,但并未做出具体安排。此番能否确立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并确保其按时实施,实现两个承诺期之间的无缝对接,将是衡量多哈会议成败的关键因素。

有关第二承诺期的博弈将围绕三项事宜进行:

首先,是参与《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国家及其各自的减排目标。目前承担法定量化减排责任的有37个工业化国家,其中欧盟表示将履行第二承诺期减排目标;澳大利亚11月支持第二承诺期的表态也令气候变化谈判各方为之一振;美国则明确表示不会设定《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减排目标,且这一立场在多哈会议上转变的可能性不大;日本、加拿大等也公开表示不加入《议定书》第二承诺期。

中国则主张,不参加第二承诺期的发达国家,作为《公约》的缔约国,也要在《议定书》之外提出可比的减排目标。随着第一承诺期迫近结束,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明确第二承诺期减排目标的难度不断加大。

其次,关于第二承诺期的长度是5年还是8年,各方仍有分歧。一些发展中国家和小岛国为使发达国家增强减排力度,主张第二承诺期从2013年持续到2017年结束,为期5年。欧盟则希望第二承诺期持续到2020年,为期8年。

中国倾向于支持第二个承诺期是8年的建议,理由是目前各国提出的减排目标都以2020年为界,以此可实现衔接,避免出现5年承诺期到期之后还要继续商谈减排方案的局面。

第三,如何处理一些国家在第一承诺期产生的剩余碳排放配额,也需各方博弈。代表发展中国家的77国集团主张这些剩余配额不再顺延至第二承诺期,否则第二承诺期将变得没有意义。欧盟内部对此则有不同意见。

有评论认为,如果没有《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多哈谈判很难达成一揽子平衡协议,《议定书》将被废除或是名存实亡,应对气候变化谈判和全球行动战略的制定也将无限期地拖延下去;已持续20年的联合国框架下的气候谈判机制将残缺不全,甚至是形同虚设。“目前全球气候大会与其说是挽救气候,不如说是挽救联合国谈判机制,挽救联合国。”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